首页 > 娱乐·新发现

刘亚仁有什么值得喜欢的?

来源: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编辑:微热文 发布:2021-05-18 15:00:34

刘亚仁,一个当代亚洲影坛非常响亮的名字。

86年生人,出道不足20年,已经拿下三尊影帝奖杯和两尊视帝奖杯,主演的电影入选戛纳主竞赛单元并刷新场刊评分记录后又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大名单。

众所周知,在韩国的整体社会氛围下,同性恋、女性、邻国、兵役是话题红线,

但凡艺人触及就一定会被骂上怒榜甚至遭到大规模抵制。

但是,刘亚仁一直身处于透明柜状态,时常为女权发声,在去年年初通过ins为武汉发声,还因病未服兵役,挨过不少韩式键盘侠的辱骂,却依然能够接到最好的影视、时尚资源,而且这些作品的整体口碑、票房、收视还都不错。

韩国人仿佛为刘亚仁开了一个特例,一切问题在刘亚仁面前都会被自动消解。

他配吗?

对,他很配!

刘亚仁的成名之路也像大部分演员一样,走一朝一夕从小演员、小角色做起的路子。

2003年,18岁的刘亚仁参演了由高雅拉主演的KBS电视台校园剧《玉琳成长日记》,第二年,在《四月之吻》中扮演男主角的少年时期。

刘亚仁的少年时代俨然是一个叛逆小孩的状态,在高中时期就一直在思考诸如 “我为什么要学习?为了谁而学习?世界为什么会这样?我的父母为什么会这样?我是谁?” 这样充满哲学气息的问题。

在父母安排的庆北艺高读美术没多久就弃学,被爱豆公司签约做了几年歌手又转去演戏,演了两部戏之后又开始思考自己究竟适不适合这一行。

2004年后,刘亚仁的演艺之路暂停,又隔了两年,直到成年后(韩国20岁成人),才再度开始演戏。在首部电影作品《不名誉的一家》中出演了一个“普信男”气息爆棚的大儿子,又在《我们没有明天》中扮演与自己同样“中途退学”经历的弟弟。

前者提名了韩国青龙奖最佳新人男演员奖,而后者则为他捧回了人生第一尊奖杯——釜山电影评论家协会的最佳男新。

或许是在电影方面的良好开局,曾经遍寻人生方向不得的刘亚仁终于笃定了自己的演员之路。随后又主演了电视剧《最强七友》《不能结婚的男人》、电影《西洋古董和果子店》《天空与海洋》。

这几部作品囊括古装、翻拍、动作、同性、励志,既有商业浪漫喜剧,也有关注边缘群体的文艺片。然而,几部片子的评价相对来讲都只是一般, 可以视为刘亚仁在逐步寻觅自己的戏路。

时间来到2010年,刘亚仁迎来了演艺生涯的第一部重要作品《成均馆绯闻》。

这部剧集,改编灵感源自于中国传说《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小说《成均馆儒生的日子》,由朴有天、朴敏英、宋仲基等人联合主演,刘亚仁在其中扮演男二号“桀骜”文在信。

剧集将热血校园与古装题材融合得极好,既能感受到古代家国天下与民生疾苦的胸怀,亦不失青春爱情的趣味。剧集中文在信外冷内热的性格、桀骜不驯的姿态令角色与刘亚仁自己瞬间声名鹊起, 其与宋仲基扮演的“女林”具容河之间的关系演变也尤为牵动人心,二人也凭此剧获得了当年KBS演技大赏最佳荧幕情侣。

次年,刘亚仁又主演了《少年菀得》。这部刘亚仁首次作为第一主角的电影,拿下了531万观影人次的票房成绩,并提名了第21届釜日电影奖的最佳男演员。从此, 他与金秀贤、宋仲基、李民基一起并称为“忠武路四小生”。

然而彼时的刘亚仁,一直被当作这四个人中最吊车尾的那个。

2012年首担一番的电视剧《时尚王》,口碑较差且收视一般;2013年在《张玉贞,为爱而生》中扮演肃宗李焞,然而该剧将“李朝三大妖女”张禧嫔塑造成纯情牺牲品的设定令许多韩国观众不满,过于温吞的剧情也没能留住多少观众。

其在电影方面的表现也相当疲软,主演的电影《强哲》,只有120万人次的票房成绩,韩网评价只有6.9星。无论是粉丝还是业内人士,都开始质疑刘亚仁的选剧本能力和未来的发展前途。

让刘亚仁开始口碑逆转的,是2014年的电视剧《密会》。

这部由JTBC电视台推出的剧集,讲述了艺术财团企划社长与天才钢琴家之间的不伦恋情。刘亚仁在其中扮演青年琴师,搭档的女主角是韩国著名女演员金喜爱。

这段早期“姐狗”式CP一经推出就广受好评,两位年龄相差20岁的主演在剧情中碰撞起激烈的火花,细腻克制而自然的剧情与视听相结合,却能表达非常跌宕的内心情绪,缔造了一出动人且不同以往的韩式爱情故事。

本剧收视与口碑双丰收,不仅大结局突破了5%,更拿下第50届百想艺术大赏电视部门的最佳剧本与最佳导演。刘亚仁签约UAA经纪公司后,开始真正发力了。

2015年,接连三部作品的推出,刘亚仁的魅力逐步开发了出来。

第一部是于8月上画的《老手》,刘亚仁在其中扮演反派富三代赵泰晤。

这个角色因为过于不讨喜,在被其他演员拒绝后才落到了刘亚仁手上。刘亚仁塑造了更完整的“赵泰晤”,“赵泰晤”也成就了刘亚仁更平坦的忠武路。

刘亚仁对赵泰晤的处理,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的恶毒。

对于赵泰晤这样的反派人物来说,他的癫狂与邪恶,只要能够调动足够情绪的演员都能表现到位,但是刘亚仁更为突出的是,他不仅将赵泰晤变态的外在表现得很好,同时也能表演出他邪恶的动机,而且并非给罪犯洗白的处理方式。

刘亚仁的表演很好地塑造出在韩国极端看重出身和财阀门第的社会气氛里,一个 “世家子弟”因为非正室所生而极端自卑的心理状态。观众能更清晰地明白这个角色为何成为一个恶人,在理解他恶的起源后能更深层次地理解编剧与导演通过塑造这样的恶人想抨击的社会现象。

后来有很多男演员模仿他这种表演,比如包x尔、李x其。

刘亚仁凭借这个角色获得了韩国大钟奖的最佳男主角提名,是他第一个重量级的奖项提名。而同年,还有另一个角色为他拿下了大钟奖的影帝提名双黄。

9月份上映的《思悼》,无疑是刘亚仁前半生最重要的一部作品。

《思悼》由李濬益执导,宋康昊、刘亚仁、文瑾莹、全慧珍、金海淑、朴素丹、苏志燮强强联合出演,故事取材自韩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段公案,讲述庄献世子被英祖关进米柜活活饿死的人伦惨剧。

历史上的庄献世子李愃是一个非常悲剧的人物。他与父亲英祖长期失和。英祖执政后期,李朝始终陷于党争,以贞纯王后金氏、金龟柱、淑仪文氏、和缓翁主等人为首的南人党屡屡谗陷庄献世子,以至于世子精神出现极大的问题,屡次自戕,甚至到了虐杀宫人的地步。

最终,世子生母映嫔告发了他,生父英祖为保李朝政权,将其废黜并关进米柜八日饿死。世子去世后,英祖立刻恢复其世子封号,追谥其为“思悼世子”,之后又将关于他的正式记录尽数删去。世子之妻惠庆宫洪氏在寡居期间撰写的《恨中录》传世,才将这段历史的真相保存了下来。

李濬益所执导的《思悼》,摈除了韩国古装电影一贯的娱乐化倾向,以非常冷静、克制的视听风格,尽量贴近历史上关于这段故事的记录,将核心放在了展现英祖与世子之间的关系变迁上,将传统东方社会里的君权投射到父权中,通过分析 一对父子如何走向分裂,来鞭笞“家天下”与封建皇权对人性的剥削。

刘亚仁,彼时是一个还不足30岁的青年演员,与韩国最知名的演技大神宋康昊对戏,毫不露怯。

既释放了相当的天赋,又展示出绝对的努力,片中一场跪在殿前祈求父亲的戏,刘亚仁磕头磕到真的流血。

而从电影主线开端,我们能看到一个宽仁的年轻人,如何一点一点被自己父亲的强烈压力逼到唯唯诺诺,开始逐渐疯狂,最终到完全放弃自我。

刘亚仁拿捏到非常精准的节奏,让观众可以随着剧情的变迁高度感受到世子面对父亲与君王的无助,并对世子的遭遇高度共情。

最终,在君父的压迫中,于逼仄的米柜里僵硬死去的世子,才得到了父亲鳄鱼般的眼泪与抚摸,即便是不懂这段历史与东方思维的观众,也会为世子所动容。

影片最终为刘亚仁拿下了韩国大钟奖与百想艺术大赏两大奖项的影帝提名,和青龙奖的影帝奖杯。 他成为了最年轻的青龙影帝,也奠定了他此后在韩国影坛的地位。

而10月份,他又主演了人生第一部长篇剧集《六龙飞天》,在其中扮演李朝第三代君王李芳远。剧集讲述了李芳远协助父亲推翻王氏高丽统治后,又谋害兄弟最终登上王位的故事。

这部剧集中的王子李芳远可以说是非常阴鸷与残酷,从正义凛然走向疯癫与野心,与《思悼》中的世子李愃形象截然不同。这个角色为其拿下了百想艺术大赏的视帝奖杯。

《老手》创下了1340万观影人次的韩国影史第三的佳绩;《思悼》作为一部严肃电影也吸引到了623万人次的观影数据;而《六龙飞天》更是一直位列同档期收视率第一。

刘亚仁在这一年之内的三个角色,本身都有相似点——豪门的出身、与父亲关系的疏离、走向疯狂的人生。

但是在刘亚仁的处理下,三个角色却呈现迥异的性格特征与外化,赵泰晤、李愃与李芳远的疯狂,都是属于各自人物的疯狂。而翻开评价,观众对三个角色命运结局的感受也能殊异,这即是刘亚仁演技特别出色的体现。

然而2015年之后,刘亚仁也遭遇了自己人生的一个大关隘。

韩国男性30岁必须服兵役,时年29岁的他,参与了三次兵役体检都未通过,这在韩国掀起轩然大波,不少人认为他是刚刚获得巨大成功后不愿脱离主流市场。

而2017年,他查出了良性骨肿瘤后,这样的争议才渐渐平息。而这数年间,他也减少了演出的频率,除了在2015年制作的电影《请点赞》和2017年4月份上档的《芝加哥打字机》外,也只是客串了好友宋仲基、宋慧乔主演的《太阳的后裔》。

2018年,他主演的李沧东导演复出之作《燃烧》,入围了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以3.8的高分刷新了戛纳场刊的评分记录。

虽然最终因为小评审团制度的原因未能拿到奖项,但依旧在世界影坛都得到了好评,而刘亚仁的表现也 被《纽约时报》评为2018年十佳表演之一。

在息影养病一年后,2020年他又主演了丧尸题材电影《活着》和犯罪惊悚片《无声》。前者在Netflix各地区一直保持了很久前十的热度,而后者中完全无台词的表演为刘亚仁接连拿下第二尊青龙影帝与百想影帝的奖杯。

纵观刘亚仁的履历表,无论是口碑票房优秀的作品,还是口碑票房表现差强人意的片子,其中刘亚仁的表现无一例外都是得到表扬的。

“忠武路接班人”对于刘亚仁来说,不仅没能造成压力,反而让title成为刘亚仁自身能力的附属品。

无论是在ins上屡次发表韩国网民不喜欢的言论,为了角色牺牲身体健康与形象,还是在综艺《我独自生活》中展现的率性自然的生活方式,都体现着刘亚仁在名气光环以外,作为“严弘植”本人的个人魅力。

一个明星,往往并不需要靠闪光灯与锦衣华服来凸显自我。观众能够信任你的表演质量,远远胜过一切八卦造成的影响。

更多新奇百趣请关注微热文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weirewen.cn 新浪微博:@微热文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QQ空间:点击进入

频道热点